模拟装备成标配 在斗室中、屏幕上磨砺飞行技能

模拟装备成标配 在斗室中、屏幕上磨砺飞行技能

  模拟装备成标配 在斗室中、屏幕上磨砺飞行技能

  高科技的模拟训练中心并不是“炫酷”的工具,而是未来战场上的制胜法宝。模拟训练已初步显示出传统训练模式难以企及的威力——飞行员培养周期有效缩短,部队战斗力建设新的路径悄然生成。

  张晓伟

  武警第一机动总队某支队参谋长

  近日,一场实战化综合演练正在太行山麓激烈展开。去年刚毕业的新飞行员邢泰格在此次演练中的表现,有点出乎武警第一机动总队某支队支队长何铁军的意料。

  邢泰格在演练中熟练驾驶直升机,出色完成小速度掠地、编组飞行、山头山谷起降等多个高难度训练课目。“模拟训练功不可没,这主要得益于部队的科技强训。”邢泰格坦言道。

  模拟飞行方舱、导调评估系统、VR飞行器……今日的飞行员要练就过硬的飞行本领,离不开科技的加持。科技日报记者了解到,随着模拟飞行装备逐渐成为飞行员训练的标配,这个支队实战化训练正在经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  不出营门就可进行模拟飞行训练

  走进支队飞行模拟中心,一个面积约1000平方米的模拟训练大厅呈现在眼前,数台1∶1大型飞机模拟方舱排列开来,四周则是指挥控制区、导调监控区、VR模拟区等功能区域。飞行员就是在这些模拟器上进行编队飞行、悬停索降等模拟训练的。

  “模拟器所有操作按钮的位置、颜色、材质和外形都与实装一模一样,甚至连踩刹车、提总距、蹬方向舵所需的力度,以及起飞、航行的震动颠簸,都与实装操作的感觉一致。”邢泰格说。

  厂家技术人员告诉记者:“这套某型直升机仿真模拟器由座舱、仿真计算、电子对抗等20余个系统组成,可实现对起落、编队、夜航等基本驾驶技术和空投、吊桶灭火等重点战术的全任务、多功能模拟训练。官兵不出营门,就可以全时展开从实装飞行到协同指挥的全流程模拟训练。”

  建设一座飞行模拟仿真训练中心,对武警飞行部队来说,意义非同寻常。

  回想支队组建之初,多架直升机尚未列装部队,面对繁重紧迫的训练任务,尽管每个阶段飞行计划已经排得满满当当,但“僧多粥少”,仍有不少飞行员存在训练“空档期”,无法实现训练效益最大化。“人歇机不歇”成为飞行员快速掌握飞行技能的“无奈之举”。

  况且,直升机装备技术含量高、造价昂贵,如此超负荷运转,每年返厂大修的次数也逐渐增多。

  此外,实装飞行还受驻地地域气候限制,难以锤炼飞行员在荒漠峡谷、雨雾风雪等特殊复杂环境下的作战能力;座舱实习、徒步演练等传统训练模式,方法单一、效果不佳,难以快速提升新飞行员技战术水平……面对这些训练棘手难题,该支队主动作为,破解困局。

  他们邀请院校专家、厂家和飞行员代表召开三方研讨会,探讨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实现日常高质量的实战化飞行训练。最终,他们将解决矛盾的突破点放在模拟训练上,希望借助模拟训练加速部队战斗力生成,以科技创新驱动训练模式变革。

  在上级指导下,打造一套环境逼真、紧贴实战、效果可验的舰航模拟仿真训练系统被提上日程。今年初,该系统初步建成,飞行模拟中心开始投入使用。

  有效缩短飞行员培养周期

  “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,优秀飞行员是实战飞出来的。”对于这句话,飞行员李金鹏有另一种理解——他的过硬飞行技能,许多都是在斗室之中、荧屏之上磨砺出来的。

  在模拟训练大厅中,一场紧张刺激的“山谷搜索营救”演练激战正酣。

  “902,立即前往xx高地搜索‘伤员’。”接到命令后,李金鹏小心翼翼地操纵战鹰向目标空域机动,时而仰角拉起,时而低空悬停。在他面前3块半球面液晶显示屏上,显示出逼真的本场空域和地标建筑,机翼下山峦起伏的地貌也尽收眼底。

  “液压系统失效”“动力系统故障”“单发停车”……飞行途中,导调员多次随机设置特情,让李金鹏有些“吃不消”。一通操作下来,他的手心里全是汗。

  离地三尺无小事,一些空中特情处置训练通常难以在实装训练中进行。但在这里,记者看到,导调员可根据训练需要对训练地形、作战环境等进行选择或设置,实时变换模拟战场的冷热、亮度、沙尘、风力风向等环境因素,让飞行员如同置身于大漠戈壁、高山峡谷等特定场景中,检验参训人员对突发情况的反应速度和处置效率。

  “大量的模拟飞行训练,不光使我的飞行技术和特情处置能力大幅提升,自信心也越来越强。”李金鹏表示,依靠这位特别的“战友”,他很快就掌握了编组飞行、山谷搜索等多个高难度飞行课目,顺利成为飞行训练骨干。他的成长周期比以往需要靠实战飞行训练的人员缩短了近四分之一。

  从模拟飞行到实装检验,从导调评估到复盘研讨,模拟飞行训练的出现对传统实装飞行模式的冲击是全方位的。

  然而,训练认识、思路和手段的转变却不是一朝一夕。

  “方寸之间能提升战斗力吗?”“模拟飞行器到底是‘花架子’还是‘磨刀石’?”……起初,不少飞行员对这些新装备持怀疑态度,但经过一次次“实战”检验,他们心中的问号被逐渐拉直。

  “高科技的模拟训练中心并不是‘炫酷’的工具,而是未来战场上的制胜法宝。”该支队参谋长张晓伟说,模拟训练正在重塑支队的训练模式,虽然才刚刚起步,但已初步显示出传统训练模式难以企及的威力——飞行员培养周期有效缩短,部队战斗力建设新的路径悄然生成。

  借辅助评估系统复盘演练得失

  模拟中心投入使用3个月后,直升机某大队大队长张志强带队参加了一次上级组织的联合演练。

  演练刚一开始,“蓝军”就使出全新战法,突然出现的多组干扰信号让张志强和机组人员措手不及。

  为尽快掌握下一场演练主动权,张志强第一时间把此次演练相关数据发回支队。支队利用模拟中心训练辅助评估系统进行数据分析,很快找到了演练失利的症结所在,并形成改进方案,即时发送给演练一线。

  随后的演练中,张志强及时调整部署,逐步扭转了红蓝军双方对抗形势。

  历经此次演练,该支队官兵见识到了飞行模拟系统强大的效果评估能力。此后,每次飞行训练一结束,飞行员都齐聚一堂,借助辅助评估系统进行复盘研讨。

  “对训练全程进行仿真演示,不仅能及时获得精准的量化评估结果,还能够直观地找到飞行中的误区。”飞行员告诉记者,以往复盘讲评,往往依靠指挥员的视线观察和飞行员的记忆追溯,很容易出现偏差。而辅助评估系统使整个流程更加精准明晰,指挥员、飞行员既能回顾演训全程,又可直观分析动作细节。

  此套系统不仅能应用于飞行后复盘评估,还可应用于飞行前的模拟预演。

  回想起前不久参加上级考核的场景,飞行员李嘉鹏说:“那次考核,其实有两个飞行航线选择。就在任务前一天,我还和战友在模拟器上演练飞行战术,反复模拟推演战法。”最终,李嘉鹏取得了个人第三名的优异成绩。

  记者看到,从训练评估方式的变革,到特情模拟和复杂陌生环境构设能力的提升,飞行模拟训练正重塑着该支队的训练模式。

  “未来,我们要继续推动模拟训练向体系作战、联合作战方向发展。”该支队领导总结说,模拟训练手段的升级,正倒逼飞行员不断创新战术战法,多个实战化课目取得新突破,支队遂行多样化任务能力稳步提升。

关于作者
这个作者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!

评论

发表评论